徽州建筑網   >    徽派建筑   >    學術研究   >    徽州文化與徽派建筑

徽州文化與徽派建筑

發布時間:2020-06-28      來源:陳繼騰(黃山市城市建筑勘察設計院)

? ? ? ?千山萬壑中,黃山白岳間,古徽州大地,叢山環峙,川谷崎嶇,山高水陡,美麗的新安江一瀉千里,奔騰咆哮至大海。就是這片自然、人文交相輝映、鐘毓靈秀的神奇之地,徽州先民堅忍不拔、頑強立世、勤奮智慧,創造出博大精深、輝煌燦爛的徽州文化。

? ? ? ?“古今沿革,有時代性;山川渾厚,有民族性”,正是這獨立的自然單元和社會結構中,徽州文化幾乎涵蓋了社會生活所有領域,成為一種獨特的文化至今綿延不息,“不僅流派紛呈,成就卓然;而且英才輩出,影響深遠?!辈⒁云渲袊鴤鹘y文化標本的意義立于民族文化之林。


徽州文化的內涵

徽州文化是古徽州(一府六縣)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總和,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標本?;罩葑谧迨瞧湫纬傻纳鐣A,新安理學是其思想基礎,徽商是其經濟基礎。這三大基礎相互影響、作用,促使徽州文化全面發展。廣義的徽州文化應當包括徽州人發生、創造、影響至所有區域的物質和精神的疊加或轉化的成果?;罩菸幕云湎到y性、豐富性、獨特性、典型性、輝煌性、全國性而顯著于世,并兼具平民化、鄉土化、儒家化、擴張化的特點。以區域劃分可分為:核心徽州文化圈、亞徽州文化圈、泛徽州文化圈、受其影響盡至全國各地,明清時期,素有“無徽不成鎮”之說。萬歷《休寧縣志》卷1謂:“詭而海島,罙而沙漠,足跡幾半宇內?!绷頁f歷《歙志》載:“今之所謂都會者,則大小而為兩京,江、浙、閩、廣諸省,次之蘇、淮、揚諸府……故邑之賈,豈惟上所稱大都會者皆有之,即山陬,海壖,孤村僻壤,亦不無吾邑之人?!币陨献阋娀罩萑藙撛炝χ?,影響力之廣,傳播力之盛,當無所出其右!

徽州文化內容極其深邃、博大、全面,涉及社會經濟、教育學術、文學藝術、工藝美術、建筑雕塑、哲學、醫學等諸多領域。尤其在徽州土地制度、徽州哲學、徽商經營、新安醫學、新安理學、新安畫派、徽派建筑、徽派版畫、徽派篆刻、徽劇、徽菜等方面卓然獨立,自成體系,紛呈于世,無與倫比。特別是遍及徽州大地近五千個保存完好的徽州村落成為世界非常震撼的人文、自然奇觀,更是中國獨一無二之絕響……各領域產生著名思想家和優秀歷史人物近千人,當為中華傳統文化之精華和典型代表。

普遍意義的徽州文化由山越文化時代、新安文化時代、徽州文化時代(核心標志期)、后徽州文化時代(即黃山文化時代)組成。歷經起始——成長——發展——鼎盛——衰落——再生——崛起的演變過程。

“開始,上帝就給了每個民族一只陶杯,從這杯中,人們飲入了他們的生活?!被罩菸幕侵袊鴤鹘y文化標本,反映了中化民族宋代以后的民間社會生活實態,突出體現了厚德載物、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

徽派建筑的概念

獨樹一幟的徽派建筑作為徽文化的重要載體,承載了古徽州幾千年文明史。是古徽州社會歷史、政治、經濟、地理環境、自然條件、生產方式及生活習慣等在物質形態和精神理念上的反映;是在特定的時空文化狀態下造就出來的物質實體,它表現出三大性征:實用性——功能適用要素;環境性——自然生態要素;象征性——精神文化要素。并形成特有的徽派建筑哲學理念:人與建筑、建筑與自然的和諧統一;人與人、人與自然最本質、最直接的聯系空間。它集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于一體,充分體現了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


徽派建筑的特征

徽州因于萬山叢中,境內山多地少,地狹人稠,俗稱“八山半水半分田,還有一分道路和莊園”。從西晉“永嘉之亂”、唐代的“安史之亂”到“靖康之難”,大量中原世族南遷至徽州,受北方中原經濟文化、生活習慣、居住方式等要素的影響,本土山越文化與之相碰撞、相滲融、相疊加,融合出現有明顯北方四合院與干欄式建筑相交合特點的居住建筑空間形態。傳統民居建筑單元一般分三開間,一個以上三合院相套而成。結構采用抬梁與穿斗式相結合,建筑方式先框架木結構后圍護墻體,俗稱“墻倒屋不倒”。經徽州先民們自然和諧的長期演變、實踐,形成徽派建筑以下獨特的顯性表現特征:

1.顯山露水——鄉村聚落,建筑空間與山水相融相依、引水入村,引山入目,相生相安。

2.自由伸長——以天井空間為擴散節點,有形無形地變幻著建筑體型結構,適應并充分利用地形。

3.有機整體——與自然大地環境緊密結合,充滿一種秩序感、整體感、統一感。表現出合目的性的場所精神。

4.淡雅簡約——建筑色彩——黑、白、灰,建筑元素——點、線、面。建筑空間——外實內虛。

5.親切宜人——建筑空間以人為本、尺度相宜、至理人性、表情豐富、文化溶入。

6.開放兼收——體現在對外來文化包容和兼收并蓄,包括室外空間的開放性和室內空間的外向性。

這些理念體現在宏村牛形建筑空間、西遞船形結構中及屏山村山、水交融中;體現在歙縣斗山街、唐模水口園林及街巷空間中;體現在祁門歷溪、桃源古村落祠堂空間中;體現在休寧萬安、五城古鎮及石屋坑、嶺腳古村落的環境情態中……不一而舉。這些正是我們徽派建筑文化的氣韻,也是徽派建筑的特質。

以上理念與特質并存于以下九大村落空間體系中:①村落空間;②村落形態;③村落道路;④村落水口;⑤村落祠堂;⑥村落社屋;⑦村落水系;⑧村落生態;⑨村落遺存。


徽派建筑的歷程

徽派建筑經歷了形成、發展、鼎盛、衰落、再生、崛起幾個時期,表現在:

1.形成期:上古-東漢末年,即山越文化時代,以古山越人干欄式山地建筑為主。

2.發展期:東漢末年-北宋末年(快速發展期),期間保留“干欄式”建筑特征,單層落地、當地磚、木、竹、石建造,簡單的居住建筑形態。

3.鼎盛期:明清時代,二、三層構大量出現,民居建筑平面呈凹、口、H、日字型及自由型、復合型的多變形態。這一時期徽派建筑文化、技術、藝術發展到高潮。程且碩《春帆紀程》曾這樣描述:“鄉村如星列棋布,凡五里十里,遙望粉墻矗矗,鴛瓦鱗鱗,棹楔崢 嶸,鴟吻聳拔,宛如城廓,殊足觀也?!贝笮痛迓?、公共建筑勃然崛起,商業市鎮雨后春筍……

4.衰落期:清末-20世紀八十年代,建筑特征以二層木構閣樓為主,形態簡單,天井轉化前院,大型村落聚居形態逐步消失減少。

5.再生期:20世紀八十年代-21世紀初,受改革開放后期經濟粗放快速增長及城市化迅猛發展的影響,一方面大量鄉鎮傳統建筑被廢棄、消減、消亡。另一方面,新建的徽派建筑表現形式也在頑強生長,出現了典型二律相?,F象!

6.崛起期:21世紀初至今,以弘揚與傳承,保護與發展,創新與利用為標志。對徽派建筑特色價值的認識在社會各界形成強烈認同,文化特色競爭價值屬性已深入人心。


徽派建筑的價值

拉普普曾指出:“民俗傳統直接而不自覺地把文化——它的需求和價值、人民的欲望、夢想和情感——轉化為實質的形式。它的縮小的世界觀,是展現在建筑和聚落上的人民的“理想”環境?!?/p>

徽派建筑作為徽文化的表現,無時無刻不表達徽州文化的典型特征。凝聚著無數創造者的非凡智慧和寄托著人們深刻的夢想。

在當下社會轉型期,徽派建筑越來越彰顯出典型、獨特的價值意義:

1.資源價值——徽派建筑獨特的特征,是一種不可再生的人類文化歷史要素;是人類歷史核心載體;更是優秀傳統的形象標志;是與世界文化對話的窗口和舞臺!

2.文化價值——是徽州文化賴以表達、生存、發展的重要基礎平臺;是培育文化自尊、自強、自立的搖籃;是建立和諧社會從文化自信到文化自覺的精神家園。

3.生態價值——其與自然相生相安,和諧統一的直覺意識品質,亦即尊重自然、敬畏自然、合理利用自然的天人合一思想,正是近幾十年快速發展城市化過程中日益失去的優秀品質。至此,徽派建筑這一典型生態文化價值觀是人類可持續發展過程中的生命力所在。

4.特色價值——城市特色取決于體型結構和社會特征?;张山ㄖ毺亟Y構和特征表達出了形象驅動和內在需求。對地域風貌而言有強烈的差異性、排它性和唯一性,其視覺吸引力對城市形象塑造主題訴求和城市精神的形成是有決定性顯性意義。

5.產業價值——因其徽派建筑內涵與外延的獨特性、唯一性、特色性,充分表達人的自然空間屬性,表達了人與自然和諧需求,它已經是一種文化傳統名片;一種現代人類深刻失落的而今又努力追尋的歷史記憶和夢中鄉愁。正因如此,這種形態已轉化成一種產業文化資本,體現在當今社會轉型期,對自然、對傳統、對文化的理性回歸上。所以,徽派建筑極具轉化及活化成產業發展的內在驅動。這些產業包括:鄉村旅游、休閑養生、體驗傳統、追根尋祖、修學觀光、文物博覽等等,對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實現具有極高的傳播意義。

基于以上價值,徽派建筑有其與時俱進的生命力,在傳統與現代共生中激蕩出火花。在豐富完善城市文化資源,實現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人類文化生態價值,這種生命力的核心就是越是地方的就越是世界的。


徽派建筑的創新

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任何事物“變”是絕對的,“不變”是相對的,建筑的多樣性與同一性也決定了世界萬事萬物都是不斷變化發展之中,只有不斷地揚棄自我,超越自我才能獲得重新的發展,才能適應歷史的要求。在當前社會經濟新常態下,更應堅持徽派建筑特色,保護與發展并存,永遠留住文化血脈,記住鄉愁,創造出獨具秀色的徽派空間。這種建筑空間應表達出徽州文化的血脈,是“本土”文化的延續。為表現徽派建筑文化特色,形成極具特色和個性鮮明的城鄉形象驅動,為人類多樣化生活空間做出貢獻,找準與世界文化對話的平臺,首先應提升研究徽派建筑的研究及應用水平,其次,運用項目信息技術管理能力,將核心研究成果板塊統一為技術措施、模板和標準圖庫的工作列為基礎工作,促進徽派建筑設計的集成化、標準化;再次將現代技術措施與文化創作觀念有機結合,做好以文化理念為先導,技術為支撐,達到文化與技術相融合,并統一到徽派建筑現代化,現代建筑本土化的創作思想中去。走“徽派特色文化設計”之路,強化“旅游、生態、文化”三位一體研究戰略,提升文化理念轉變為經濟發展能力。

在創作實踐中,應重視以下幾個方面傳承的途徑和方法:

1.具象的。其形態布局、空間肌理、環境關系、建筑形制、村形村貌、均協同傳統徽派建筑。如黟縣秀里影視村、宏村印象(二期)等。

2.抽象的。符合傳統徽派建筑外部空間特征。點、線、面;黑、白、灰及形體關系可經過有機組織、運用符號、空間關系,經過變形處理,充分運用現代建筑空間構成手法,表達徽派建筑形態特征。如:黃山國際大酒店、徽州文化博物館等。

3.意象的。通過徽派建筑空間環境的營造,使人認識和感受意境特征。如:黎陽印象。

4.幻化的。利用現代高新技術材料,通過空間的虛、實轉換,營造出徽派建筑意象的空間效果。

5.象征的。強化并充分表達徽派建筑某一標識特征,或在精神意念上強化某一標志性意義元素,從而達到象征意義的空間場景。


不論創新建筑是具象的,還是抽象的、是意象的、幻化的還是象征的,能使人感到是根植于“本土”的東西,并與現代社會相吻合的,我認為在創作上都是成功的。只有這樣才能創造出徽派特色的新建筑,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做到將地方性與現代功能緊密結合,在空間布局、形態意念、城市肌理等方面表現文脈和特色。


注:本站內部分文章及圖片來自網絡互聯網,如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天天操天天干